What's New

The current position:

News bulletin

>

News

>

秋雨难挡寻音路,新创经典共生辉

秋雨难挡寻音路,新创经典共生辉

  • Date: 2017-10-12
  • 来源: 中国国家交响乐团

      有道是“一场秋雨一场寒”,骤降的气温伴着淅淅沥沥的小雨,让这个国庆长假的最后一天显得秋意甚浓。而即便是这样的天气也难挡观众们的热情,由著名指挥家陈燮阳先生执棒中国国家交响乐团、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合唱团和北京节日合唱团,在这个秋夜如约为观众献上了一台《新创与经典》交响合唱音乐会。

       音乐会的上半场安排了四部新创作品,围绕“扎根生活,扎根人民”这一创作中心,以“入耳走心”为创作目标,以国交辐射中国西南、东南的创作基地为创作平台,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先后多次组织活跃在创作一线的老中青作曲家进行采风创作,先后创立了“哈尼交响”、“南音交响”两大中国原创交响乐品牌,并创作了一批优秀的新作品。其中“哈尼交响I/II”已成功创作出10余部扎根于云南地区的交响乐作品,而此次由作曲家赵石军创作的《出汉关主题狂想曲》和作曲家吴少雄创作的交响随想诗《意韵南音》可谓“南音交响”系列作品的开山之作。

《出汉关主题狂想曲》是作曲家赵石军几次前往福建闽南地区采集南音音乐素材创作的南音交响乐作品,作曲家通过提炼南音经典唱段的节奏和音调并加以创作,形成作品的主题,以变奏的发展手法进行创作,兼具狂想曲风格。在作曲家赵石军眼中,交响乐和南音有着很多相似之处,“欣赏交响乐也该如欣赏南音般,沉下心来去品味,品味它或慷慨激昂,或如泣如诉的韵味”。南音表演艺术家蔡雅艺和陈思来在谈及《出汉关主题狂想曲》这部作品时,称其是“中西方的一次握手”,作曲家将南音和交响乐摆在了平等的位置上,让两者“对话”,而不是一方作为另一方的陪衬,这一点与关峡团长在历次南音采风座谈中提到的创作观点如出一辙,南音交响绝不是为南音曲调配上交响乐的伴奏,而是应该将两者真正的融合发展。

交响随想诗《意韵南音》是本场的另一部南音交响乐作品,作为土生土长的福建人,作曲家吴少雄与南音“相交“多年,对南音的美学品质赞不绝口,在创作南音交响乐作品时也时刻秉承着这一美学理念。在深入研究南音多年后,吴少雄对于南音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他将南音细分为更为短小的微旋律(腔音列),结合自创的《干支合乐论》,以全新的思维方式来组织乐曲,在追求意念、意象等中国古典美学诉求中把南音交响化,探索创作中国古典音乐风格的交响乐曲。这是作曲家吴少雄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将南音“交响化”的作品,而在2008年与国交合作演出的箫与弦乐队作品《海峡之月》中,作曲家也曾将南音融入过创作。

      上半场还演奏了由作曲家孟可、吕埕平创作的《海之澎湃》和由指挥家邵恩创作的交响素描《哈尼印象》。《海之澎湃》作为2017年金砖国家厦门会晤文艺晚会《扬帆未来》的开场曲,结合了舞蹈、灯光等舞台艺术,曾在厦门成功首演,此次演出的是音乐会版本,作曲家着意丰富了木管声部,灵动的音型似浪花般流动,张弛有度的展现澎湃的大海;《哈尼印象》作为“哈尼交响”系列作品中的精品,经历次打磨提高后,已在国内外由多名著名指挥执棒不同乐团成功演出,成为构筑中国交响乐话语体系的又一部力作。

 演出的下半场以经典的中国交响乐作品坐镇,作曲家吕其明谱写的《红旗颂》早已耳熟能详,成为家喻户晓的作品;由作曲家关峡创作的《第一钢琴协奏曲“奠基者”》在著名钢琴家、中国国家交响乐团驻团艺术家吴牧野“金手指”的诠释下绽放出绚丽的色彩;由田丰作曲的《为毛泽东主席诗词五首谱曲》堪称近现代中国交响合唱作品中里程碑式的一套佳作,本场演出节选了《沁园春·雪》及《忆秦娥·娄山关》两首作品,男中音歌唱家孙砾浑厚的嗓音以一敌百,恰似诗文中“欲与天公试比高”的英雄气概;而近百人的混声合唱气势磅礴,充分展现了作品慷慨悲烈、雄沉壮阔的艺术风格。《黄河大合唱》是中央乐团-中国交响乐团的保留曲目,本场演出了“保卫黄河”这一脍炙人口的选段,引得在场观众纷纷合唱,在一次次推进式的轮唱后,在那句“保卫家乡,保卫黄河,保卫华北,保卫全中国”的呐喊后,全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指挥家陈燮阳携乐团及合唱团为观众返场一曲《在希望的田野上》,现场观众随节奏击掌高歌,久久不愿离去。

一场持续两个多小时的音乐会已经基本等同于一部中型歌剧的时长,作为国家艺术院团演出季的演出,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六十八周年、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之际,为京城观众奉上一台新创作品与经典作品有机结合的交响合唱音乐会,不但展现了国交在近年来“双扎”活动中的优异成果,更体现了中国交响乐的创新与传承,这也正是国交坚持推出《龙声华韵》这一系列交响音乐会的初衷。

在构建中国交响乐话语体系的进程中,“哈尼交响”已经结出累累硕果,“南音交响”也已迈上征程。正如蔡雅艺老师所言,“我们需要承认南音与交响乐的结合是有难度的,因而在各个曲种都在与交响乐融合的今天,南音交响的成形显得略迟一步。而正因这种厚积薄发的酝酿,和万事俱备的条件,如今已是推开南音这扇大门最好的时机,有如鲍元恺先生、赵石军先生等一辈德高望重的前辈走在前面,作为晚辈的年轻人会更加自信的沿着这条路走下去。”期待明年的《南音交响》专场音乐会能够涌现出一批无愧于时代的优秀作品,南音已插上交响乐的翅膀,让我们期待它展翅翱翔!

Site MapCopyright statement

ICP备案:京ICP备13053540号

Business Hotline:010-64211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