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闻公告

>

乐团新闻

>

南音离交响还有多远?

南音离交响还有多远?

  • 时间: 2017-03-31
  • 来源: 中国国家交响乐团

      327日,当回北京的飞机落地首都机场时,作曲家赵石军的内心依旧不能平静。4天的采风转瞬即逝,南音的乐声伴随着海的气息在耳边久久回荡。去年11月,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原创中心组织第一批作曲家前往福建采风,就闽南文化与交响乐的结合进行探索式挖掘,此次听说国交将组织第二批作曲家就南音艺术进行定向采风,作曲家赵石军立即报名。于是,在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团长关峡的带领下,赵石军、郭小笛、刘青、王华谙、仲晨晨五位中青年作曲家于3月24日-27日,在“多福之州”为他们南音交响乐的创作寻找素材和灵感。

 

想象和现实的差别

      “之前采风就听到了不少福建南音,想着回北京后搜寻资料多学习,没想到南音艺术太过自成体系,文字和音响资料都很匮乏,研究起来非常困难。”作曲家刘青说“国交这次安排我们和南音艺术家面对面交流,相信能对这门艺术有更准确的了解。”在2014年的福建采风后,刘青创作了交响曲《妈祖》,在北京和厦门演出获得两地观众的称赞,这是她第二次在国交的安排下到福建采风了。

      26日下午,南音艺术家蔡雅艺在福州的严复书院和作曲家们进行了长达3个多小时的交流。从南音源流、泉州南音与其他地区南音的异同,到乐器演奏、规则规律、曲谱曲牌、发音咬字,蔡雅艺为作曲家们打开了通往南音艺术世界的大门。

      “来之前,我找了很多资料,还买了南音《陈三五娘》的DVD看了好几遍,本来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创作选题,没想到传统南音中根本没有戏剧、剧目这个艺术形式,所谓的南音戏都是现代人给南音套个梨园戏剧的模子,改造出来的。”赵石军在采风研讨会上遗憾的感叹。

      如果说福建之行对第一次来的青年作曲家还有什么触动的话,那也许是她们感受到采风的魅力,再次确定创作一定要“扎根生活、扎根人民”吧。“其实创作不一定非要从音乐素材中寻找灵感,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风景、人物甚至饮食文化,都有可能触发创作热情。”第一次来到福建的青年作曲家王华谙吃着福州特色小吃锅边糊侃侃而谈。

      在惠安的崇武古城,六百多年历史的旧城墙屹立不倒,墙内石头砌的房子里还住着恋家的老人,墙外新建的石雕工艺博览园迎着海风招待八方来客。作曲家们赏古城风貌、大海风光,品民俗风趣、渔民风采。“原来惠安女大都不再穿传统服饰,但出海打渔的船只倒还和想象中一样。”“怪不得说福建多热血男儿,光这古城里就好几个众人捐建的将军府,路过的家庙中,习武驱敌的先祖事迹也都刻碑传世。”“原以为福建多信奉妈祖,但这一个小古城中,道观、观音庙、妈祖天后宫、关公庙都离的不远,而且还有单独拜刘备的,真没想到。”作曲家们一路走来感受颇丰,长居北方的作曲家们对闽南文化的想象面对现实产生的落差,让他们对创作选题的思考也有了不少变化。

 

采风和创作的距离

      “这次来福建采风,感觉就是很接地气。我们白天采风,晚上就坐下来聊,谈的最多的就是找创作的出发点,如何着手。这个地方的文人志士让我有不少想法,但对于南音,这第一次采风只是有了些初步的感觉,有创作的冲动,但具体内容还没抓住。”在崇武文化艺术中心,作曲家们举行创作研讨会,作曲家郭小笛如是说。

      青年作曲家仲晨晨说:“对风土人情的感受很深,福建的人文、建筑、还有语言,都对音乐有很大影响。之后创作会考虑更多贴合它的语言文化。但是目前还没有具体的思路,回去会好好消化采风所得。”

      “以前就对南音很有兴趣,这次跟着国交到福建听到现场,它的张力、韵味都很震撼,这门艺术不愧是活化石。看了古城,它的人文气息非常强烈,多元宗教、信仰让当地老百姓呈现出不同的生活状态,对我的创作思考也有很大的触动。”青年作曲家王华谙发言。

      采风容易创作难,南音如此自成体系的乐种如何结合交响乐?这是关峡团长的命题,却也是他和作曲家们共同的困惑。

      “南音是一个曲种,有着自己固有的艺术规则。我打算还是先感受南音的精神和文化底蕴,不马上进入音调、曲调这个层面,要把握它的气息不是那么容易,需要多次面对面聆听。第二点,我认为要创作南音交响,必须捕捉南音中带有基因性质的音乐素材,特色的、带有明确辨识度的音乐元素,对这个,我报有很大的期待。”作曲家刘青的意见得到大家的赞同。

      作曲家赵石军谈创作:“很多东西不是我们从网上搜搜就能准确理解的,和南音的艺术家面对面交流,才能确定它究竟是什么样的东西。作曲家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想法,着力点都不同,但对于一个新曲种,不是一两次采风就能弄通透的,还是要多采多聊,国交再组织采风,我还申请来。”

      作为出题人,关峡团长也思考良多:“南音和交响,这的确是特别难的一个题。我也想了很多,其实进入的方式很多,最关键的是要打开自己的想象,然后深入走进南音。里姆斯基科萨科夫创作《天方夜谭》,他根本没去过伊斯兰世界,但他是个航海家,他把对大海的感情和听到的故事链接起来,用音乐讲故事。我们就要有这样的想象力,而且我们比他好,我们到现场了,我们就多看,深入进去。”

      “像柴科夫斯基那样,到意大利玩就写个《意大利随想曲》,你说那是意大利音乐,还是俄罗斯音乐?这个没人纠结,只知道这是老柴的《意大利随想曲》,好作品。我们对待南音交响,也得像这样,要放得开。不然深入了,陷进去出不来,也不行。每个人眼中的南音都不同,你写的就是你认为的,我要听的也就是你理解的。”“这一次时间紧张,大家就先了解这些,回去消化思考。下一次我们争取安排采风时间更久一些,期间如果有问题,随时沟通,国交安排南音艺术家和大家多交流。”

     听完关峡团长对后续采风的安排,作曲家们顿觉欣喜。的确,交响乐是作曲家个人的精神产物,通过采风只为激发作曲家们的创作热情和创作灵感,并不是让艺术家做限时命题作文。但种子已发芽,赏花的日子还会远吗?

南音艺术家蔡雅艺为作曲家们演示南音琵琶的演奏

作曲家刘青查看南音曲谱

采风组来到崇武古城外

作曲家赵石军打起古城水井的水,说起过去的故事

作曲家们来到泉州文庙,追随当地老百姓的脚步,观赏民间南音艺术家们的演出

采风小组举行创作研讨会

青年作曲家仲晨晨

青年作曲家王华谙

作曲家刘青

作曲家郭小笛

作曲家赵石军

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团长、作曲家关峡

 

网站地图版权声明 京ICP备13053540号

商演咨询热线:010-64209692

版权所有:中国国家交响乐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