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闻公告

>

乐团新闻

>

国交带来最炽热的法兰西浪漫

国交带来最炽热的法兰西浪漫

  • 时间: 2017-04-25
  • 作者: 高建
  • 来源: 中国国家交响乐团

      2017423日,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在指挥家汤沐海的领衔下,在国家大剧院举办了以“梦幻法兰西”为主题的乐季音乐会,上演了三部法国音乐的传世杰作。

      拉威尔完成于1920年的《大圆舞曲》从任何角度来看都是一部独特的作品,在笔者看来,这部管弦乐作品与肖邦在钢琴上的同体裁作品一样,都是对“圆舞曲”作为一种节奏和体裁的突破、甚至是超越。作曲家在这里仿佛化身为细致的瑞士钟表匠人,从结构到细节,精确地安排下一切他想得到的效果。国交的弦乐声部制造了一种凝合而温润的音响效果,尤其在作品前半部分大量的中音区往复徘徊间,这样的声音质地赋予了作品一层朦胧如“水气”般的迷人气质,更与其后粗粝、恣肆的重音打断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而当国交第一提琴声部的两位首席奏出漂亮的独奏乐段时,又仿佛镜头聚焦在了群舞场面中最出彩的领舞者,那种游历于整体之外、但却遥相呼应的美妙感觉难以用语言形容,甚至在唱片中都很难被捕捉,确实是舞台经验丰富、音响底蕴深厚的乐团才能呈现的出众效果。

      如果说拉威尔脍炙人口的《波莱罗》是一个完整的“Crescendo”(渐强),那么《大圆舞曲》则是由多个细小的渐强乐段拼接成一个直线向上的力度弧线。如何使先前的段落为下一次爆发积蓄能量、如何确保在曲终到达真正的最高点,这一点也许能直接反应一个指挥家的核心能力——即“结构意识”。从这一点来看,汤沐海先生对作品力度与速度的控制能力无疑是令人信服的。

      随后上演的作曲家普朗克的代表作——《d小调双钢琴协奏曲》,这部作品可以说是莫扎特之后上演频率最高的“双钢琴”协奏作品了,也自然成为了所有双钢琴组合的试金石。在本场音乐会担任独奏的是来自土耳其的派克尼尔姐妹,作为当代乐坛最杰出的双钢琴组合之一,她们与全球顶级乐团合作此曲的次数也许已经很难数清,而最为难得或许是她们懂得如何与乐团共同完成一部作品,而不是一味展示其傲人的技术能力。两架钢琴并没有按照惯常的做法相对摆放,而是朝向一个方向,这就等于完全放弃了眼神交流,足见姐妹两人的默契与自信。作品第二乐章开篇两架钢琴的对话,毫无疑问是对莫扎特的致敬,但是中段的复杂变调显然是属于二十世纪的创作方式。如果说钢琴的本质仍是“击弦乐器”,做出颗粒性强的演奏尚不困难,那么管弦乐团在这部作品的首尾乐章中需要的凌厉与迅捷则尤为不易,尤其是铜管声部,经常需要在简短的乐句中做出清晰的力度变化,甚至要在高音区持续弱奏,国交音乐家在技巧层面的过人素质在这里得到了充分的展现。

      没有中场休息,音乐会直接进入到“重头戏”——柏辽兹《幻想交响曲》。这部作品不仅是法国贡献给世界音乐史的伟大杰作,更可以说是贝多芬《第三交响曲“英雄”》之后在交响曲体裁中最具“革命性”的创造。

      在标题为“梦幻与热情”的首乐章c小调引子段落,双簧管与弦乐声部“问答”被处理得极为绵长,充满了不确定性,与其后遒劲有力的音乐主题形成鲜明的对比。而在旋律清新动人的第二乐章中,指挥家汤沐海反而并不过多渲染音乐中妩媚的一面,而是将各声部的轮转整合得更加紧凑,让圆舞曲节奏推动音乐情绪不断上扬,从听觉层面塑造出舞会场景中那一种独特的晕眩感觉。第三乐章结尾,低音双簧管的独奏不再有应答,而是用定音鼓的弱奏表现远处传来的雷声。相信每位观众都能看到,汤沐海是在怎样精细地把控和处理着两种微弱音响的平衡,如何让这段“自由”的旋律成为勾连两个动静迥异乐章的桥梁。真正的惊人之笔出现在著名的“断头台进行曲”中,现场听众欣赏到的是一版明显更为快速、迅捷的处理,舞台上的指挥像是驾驭一艘巨轮的老船长,让乐团开足马力、一往无前,颇有些“破釜沉舟”的气势。在此刻,柏辽兹笔下的音乐具有了贝多芬般坚定的意志,铜管凯旋般的齐奏像一头得胜的雄狮般傲然阔步,笔者脑海中甚至浮现除了卡洛斯·克莱伯轻盈棒间流淌出的勃拉姆斯、伯恩斯坦大汗淋漓释放下的马勒……这样的处理虽然足以称得上大胆,却逻辑完满,同时没有违背作品的气质,绝不是冒进和极端。

      乐章之间没有任何短暂的停顿,显然音乐家们不希望维系作品整体性的“气场”被打断。在作品的末乐章中,音色锐利的降E调单簧管像一个疯狂的精灵,在演奏家完美的技术呈现下、不断跳跃着将音乐带向疯狂。在这一乐章,热情已经战胜了理智,音乐的声浪不可抑制地奔涌向终点——但这显然是只属于听众的“特权”,舞台上的音乐家需要为这豪迈和肆意的宣泄付出多少精细地平衡审度、多少冷静地选择取舍,自然是“不足为外人道”的。听众们只能用毫无保留的掌声与发自内心的欢呼向艺术家们回馈一个信号——“你们希望传达的一切,我们都感受到了!”

      在当代的文化语境中,“浪漫”一词愈发与唯美、轻柔、小情调、淡淡的忧伤等等概念趋同,甚至带有了一丝病态的造作与矫情。但汤沐海先生与中国国家交响乐团用一场情酣意畅的音乐会告诉我们,在我们不断追望与回溯的大师年代,真正的“浪漫主义者”所崇尚的是自由的表达、是旺盛的生命力、是意志上融化一切的炽热情感!而若想穿越时空再现这样的梦幻情景,需要的是真正意义上的“全情投入”,由此换来这份美好与感动,必将长存于每位亲历者的心中。

 

 

网站地图版权声明 京ICP备13053540号

商演咨询热线:010-64209692

版权所有:中国国家交响乐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