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闻公告

>

乐团新闻

>

如梦非梦 仙歌流芳

如梦非梦 仙歌流芳

  • 时间: 2017-07-14
  • 来源: 中国国家交响乐团

      1911年5月,伟大的奥地利(犹太裔)指挥家、作曲家古斯塔夫•马勒没等到他的51岁生日(7月7日)便英年早逝。他生前可能从不曾想到,在他离开这凡尘俗世后的157岁生日这天,一支中国的职业乐团-中国国家交响乐团以饱满的激情,用他最为优美,亦是最具童真的《第四交响曲》,向远在天国的他致以诚挚的敬意。

       执棒这次演出的是中国著名指挥家汤沐海先生。在演出前,汤先生与国交进行了严谨认真的排练。尽管马勒的作品于他们绝非陌生,而国交轻比飞羽,强能爆棚的张力以及汤先生富于想象的二度创作力都不难展现这类戏剧化的大部头。但在工作中他们不仅没有懈怠,反而倾注了更高效的专注。大到了解乐曲整体的思想内涵、无需指挥台的演出方式;小到弦乐每一弓的使用位置、每段旋律的色彩控制;管乐的呼吸、吐气连同打击乐每种乐器的音色调整;乐手们都是按照汤沐海指挥的要求一丝不苟地做到。全体音乐家不厌其烦、齐心协力的状态,令国交排练厅里满溢着创新性的艺术氛围。

       当晚音乐会首先呈现的是被广大听众誉为“世上最好听钢琴协奏曲”之一的勃拉姆斯《d小调第一钢琴协奏曲》。或许由于这是当年与女钢琴家克拉拉再三商讨后才写出的作品,勃拉姆斯的这首协奏曲自始至终充盈着抒情浪漫的格调,一改他往日严谨克制的古典风格,但这并没影响其精致的大师级配器。汤沐海指挥敏锐地感知到乐曲的创作思路已经超越了协奏曲的局限,故而采取了大型交响乐的排练方式,将钢琴独奏化作交响乐队的一部分,同时对每个声部的演奏法都做了细致的布局,使作品成为一部气势宏大宽广又满含婉转缠绵的钢琴交响曲。演出中,气质温文尔雅的钢琴家克劳迪娅•杨凭借清透的音色与乐队和指挥紧密合作,很好地表现了汤沐海先生意图达到的交响性。

       紧随其后的是由我国著名作曲家、国交团长关峡先生创作的交响幻想曲《霸王别姬》。这部乐曲是国交的经典曲目之一,自诞生以来就被中国音乐家带到世界多个国家地区上演,广受欢迎。如何能让这为人所熟悉的作品具有新意,就是摆在本场演出灵魂人物-指挥家汤沐海先生面前的课题。汤指挥细腻地要求古筝在开始时的演奏摒弃华丽的炫技而改为含蓄凄楚的幽怨,将乐曲气氛瞬间带入悲剧情绪。又用稍微提速,和弦乐以弓根演奏的方式展示古代战争的激烈残酷。更是引领乐队如杨柳随风般恰到好处地衬托着独唱。女高音歌唱家陈俊华扮演的虞姬从容端庄,演唱沉稳柔婉。乐曲结尾处,在一把京胡的伴奏下,她的一句“且散柔情”字正腔圆,声声刺心,字字催泪,将演出推向高潮。

       乐队临时休止只留独唱,是汤沐海先生处理乐曲的点睛之笔。几乎是利用了电影瞬间聚焦的手法,把全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主人公虞姬身上。让一个弱女子在战乱中无力回天,只能对爱人以死相报的角色独白震撼着每个听者的心,也不得不使人深刻反省现实社会的利益博弈对美好生命的无情践踏。

       音乐会最后,汤沐海指挥率国交近百位乐手全情投入呈现的马勒《第四交响曲》朴实自然,令观众体会了一场与众不同的美乐之旅。国交特约首席陆威先生的独奏稳健精准,彰显着国际级首席的大将风范。著名女高音歌唱家张立萍女士在第四乐章的演唱于精雕细琢中尽显天然纯美。她用圆润的音色,纯熟的技巧将大家带入马勒的梦之天国,也不禁深思着马勒对“苦活”在现实中的质疑,和对“往生”到仙国梦境的憧憬。

        一场近三个小时的演出如梦似幻亦余音绕梁,更饱含着台前幕后每一位参与者的心血与汗水。愿我们的努力将美好带给每一位走进音乐厅的人们,也希望美好如音乐一般不仅仅存在于梦幻里。让我们在音乐的世界里“享受着天国的欢欣......世间的喧嚣和吵闹在天国中杳无踪影。人人都和睦安宁,生活如天使一般,度过欢乐的时光。”(引号中文字部分引用于马勒《第四交响曲》第四乐章歌词)

文:邓川

网站地图版权声明 京ICP备13053540号

商演咨询热线:010-64209692

版权所有:中国国家交响乐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