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闻公告

>

乐团新闻

>

听外国人讲中国故事

听外国人讲中国故事

大型交响合唱《长安门》观后

  • 时间: 2017-11-20
  • 作者: 赵倩
  • 来源: 中国国家交响乐团

       近年来,对于“中国故事”的讲述,逐渐成为从国内到国外、官方到民间再到学术界的一个重要的艺术主题。而讲述“中国故事”时,不能忽视的核心内容,便是中国故事背后深厚的精神理念及中国人的叙事逻辑与表达方式。通常我们会认为,讲述“中国故事”,话语权自当掌握在中国人手中,因为我们说着中国话,我们创造了中国的历史。但是,越来越多的中国文化爱好者,已从学习中国文化,走向了研究中国文化,进而讲述中国文化的层次。

       在国际音乐舞台上,亦出现了这样的现象:对于中国音乐的讲述与传播,已不再是中国作曲家近乎形单影只地“自说自话”了,许多外国作曲家也积极投身于用音乐讲述“中国故事”的队伍中来,他们的作品,虽然在音乐技法、音乐形式上,有着明显的“洋”范儿,但是核心还是用艺术化的形式对“中国故事”进行表达,同时,在他们的表达中,也体现出对中国文化的深耕细作与多维阐释。

正如2017年11月13日晚,在北京音乐厅上演的、由中国国家交响乐团演奏的“‘丝绸之路’——《长安门》交响合唱音乐会”,便是由印度裔奥地利指挥家、作曲家维杰•乌帕德亚雅创作的讲述“中国故事”的作品。 

       维杰•乌帕德亚雅出生于印度勒克瑙市,曾在奥地利学习指挥和歌剧,获得格拉茨音乐和表演艺术大学文学硕士学位。他还学习过印度打击乐(塔布拉手鼓)以及印度传统舞蹈(卡塔克)。维杰先生一直在中国北京、上海,法国巴黎、秘鲁利马等世界各地的音乐学院担任教授或客座教授。他对中国文化情有独钟,为了创作这首大型作品,他曾多次前往陕西的西安、福建的厦门和泉州、山东等地进行采风,并业余学习中国古典文学多时。因此,让我们看到了这首饱含中国文化元素的交响合唱作品。

       该曲分为四个乐章:《五常》《渴望》《出汉关》和《道德经》,全曲围绕着中国古代丝绸之路上的具有代表性的文化艺术而展开写作,展示了中国音乐的丰富多彩和文化底蕴的博大精深。《五常》一章源自孔子《论语》,指“仁、义、礼、智、信”五种美德,作曲家认为正是这些美德构建着中国社会人群里最基础的单位并成就了中国今日的成功。而在创作上,他运用5/4拍来象征这五种美德。除了歌者的独唱和合唱外,还运用了两架古筝和一个中国大鼓,在音色上凸显中国音乐的色彩,音乐整体上具有轻快、优雅的特点。《渴望》一章源自《诗经》,作家以《采葛》一诗作为全曲的情感基调:“彼采葛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该诗在表达对情人的思恋时,尽管用语甚惜,但却义大矣哉。在交响乐的写作上,节奏舒缓、旋律抒情、沉思,配合着合唱队的演唱,体现出作曲家对中国古人情感表达方式的体悟与探求。

       第三乐章依据中国古代音乐活化石、国家级非遗代表作——福建南音歌曲《出汉关》创作而成。原汁原味的南音演唱和西方管弦乐交相呼应,和谐而并未显得格格不入。管弦乐并非单纯的伴奏,而是体现出宏大的、具有历史感的旋律,营造着昭君出塞的语境和音乐格调。该乐章也是音乐会上,让人印象最为深刻的一章。第四乐章以老子《道德经》命名,其内容同样是围绕“道”而展开。作曲家认为:“他的哲学思想着重柔和、温柔、善良,尤其是世界的和平,这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这个和谐的观念包含的不仅是国家之间,还有与自然界全面的和谐和平衡。”两位歌者演唱的旋律、中国大鼓的演奏以及合唱队咏叹式的演唱,16个声部的交织与前行恰如作曲家对“道”的学习和思索过程。乐曲最后《论语》的主题再现,音乐亦归于平静,似乎寓意着作曲家超越了音乐,对人类和谐、世界和平的更高层次追求,而这也应是作曲对中国古代经典当代价值的认知与表达。

       总体而言,在创作上,作曲家希望恢复中国的“音乐旋律跟随语言的声调而创作”的音乐创作传统,以突出语言的重要性,并且将之第一次用在交响乐中。因此,他严格遵循语言模式,将中国传统吟唱、语言与音乐结合到一起,建立了一种新的音乐对位风格。因此,我们能够在独唱及合唱中,听到以近似歌剧宣叙调的风格演绎出的中国传统诗词音乐的精神和艺术特色。

       那么,如果我们再回到标题来讨论,可做如下延伸解读:“长安”是中国古代唐朝时期的都城,是丝绸之路的起点和根据地,而“长安门”即长安的大门,作曲家在曲目解读上意指长治久安之门。笔者认为,该曲以“长安门”命名,不仅突出了中国在古代丝绸之路上的重要地位——丝绸之路所以存在,其主要依靠和发起者正是中国,也进一步强调了当下的中国在“一带一路”倡议中的核心地位,更是对中国文化和艺术之美的讴歌。此外,也暗含着作曲家希望通过“长安门”——这一古代中国的文化符号,传递出在新时代的“一带一路”上,奏出的跨越时空的音响。而这,又何尝不是自古代丝绸之路到当下的“一带一路”,一直存在着的东西文明与文化的对话,抑或唱和?

       诚然,当西方作曲家遭遇中国文化及其音乐时,碰撞出的“火花”,也一定会在形式及内容上,异与本土音乐,也会与绝大部分本土作曲家的作品有所不同。而通过该音乐会,我们似乎看到了一位外国音乐家将中国经验艺术化的有益尝试,以及建立在西方话语体系基础上的新的叙事艺术如何成为可能的有益尝试:充分调动了中国传统文化(《论语》《诗经》《道德经》的精华内容及“昭君出塞”的经典故事)及音乐中的优秀元素(南音、筝及中国鼓等音乐形式),不仅能够巧妙地将至一一呈现,而且以交响乐及合唱为主要形式,创作出了令人耳目一新的中西融合的“中国故事”。

       最后,从演出阵容上看,该作品由大型交响弦乐队、16个 声部的合唱团和两个独唱共同完成表演。除了中国国家交响乐团的演奏外,音乐会还邀请了奥地利男高音丹尼尔•斯托克、南音表演艺术家蔡雅艺、中国鼓演奏家范妮、古筝演奏家吉炜和李寒,并再次邀请了维也纳大学合唱团加盟,与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合唱团一道,担任合唱的任务,可谓阵容强大。而12月11日,《长安门》还将由维也纳大学乐队及合唱团在维也纳金色大厅进行演出,将中国音乐推向世界。总之,以“一带一路”为主题的大型交响合唱作品《长安门》,不仅是国家交响乐团“龙声华韵”系列的一大创举,也是对我国“一带一路”倡议的积极响应。

 

网站地图版权声明

ICP备案:京ICP备13053540号

商演咨询热线:010-642096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