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闻公告

>

乐团新闻

>

《长安门》欧洲首演 “南音交响”奏响金色大厅

《长安门》欧洲首演 “南音交响”奏响金色大厅

  • 时间: 2017-12-14
  • 来源: 中国国家交响乐团

        由我团委约印度裔奥地利作曲家维杰•乌帕德亚雅以“一带一路”“海丝之路”为主题创作的大型交响合唱作品《长安门》,昨晚由作曲家本人指挥维也纳大学乐队及合唱团在维也纳金色大厅进行欧洲首演,全场1500多张门票全部售罄,演出大获成功。

        作为我团重要创作规划之一,针对“一带一路”“海丝之路”主题的交响乐创作早在三年前就已开始。2014年初,我团就委约六位作曲家创作了以“一带一路”“海丝之路”为主题的大型交响乐作品《海之随想》。成立中国交响乐原创中心后,我团在福建、厦门建立创作实践基地,连续两年组织了十多位作曲家四次前往采风,就在昨晚“南音交响”奏响维也纳金色大厅的同时,创作小组正在厦门采风。前几次采风所得创作出的《海之澎湃》、《海•天》、《南音随想》等曲目于今年9月的厦门金砖文艺演出《扬帆未来》上首演,受到国内外嘉宾的一致赞扬。10月8日,《出汉关主题狂想曲》和交响随想诗《意韵南音》作为民族交响乐品牌“南音交响”的开山之作,在北京首演获得业内外高度评价。11月13日《长安门》在北京音乐厅首演获得业内外一致好评,昨晚,这部作品又赢得维也纳观众的热烈掌声。这是我团民族交响乐品牌“南音交响”走出国门,走向世界的第一声,它的成功验证了我团过去三年“深入生活 扎根人民”创作采风机制的切实有效,充分肯定了我团民族交响乐发展路线的正确性和文艺创新能力。

        从“古丝绸之路”到“一带一路”,两千多年的历史深度和超过九千公里的地域广度中,包含着难以估量的文化宝藏。如何更好的挖掘、传承、创新、弘扬这些瑰宝,是当下每个中国文化工作者不可忽略的研究命题。作为中国国家交响乐团,为什么我们选择福建省作为地理上的切入点,选择南音和交响乐的结合作为“一带一路”音乐文化上第一个切入点,选择委约一个印度作曲家来创作“南音交响”,很多人都对此有不小的疑问。

        昨天,在第三届海上丝绸之路国际艺术节的艺术发展论坛上,我团团长关峡就此做出解答,并就如何找到新海丝语境下的文化创新切入点,如何挖掘、培养文化创新力进行发言。

       从世界文化格局上看,交响乐源自西方,但我们不能永远是西方文化的附庸,只有深扎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沃土,才能结出交响乐中国化和中国交响乐国际化之果。福建省就是这个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沃土,福建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起点和发祥地,历史辉煌,文化独特,而且是我国面向亚太地区的主要开放窗口之一,在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中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地位,无论是地域还是文化上的优势都显而易见。

       南音是中国现存历史最悠久的古音乐,保留着汉晋唐宋等时期的古乐古音和古乐器的特征,2009年就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南音不仅流传在闽南地区,而且流播港澳台地区及东南亚国家,形成了一个约5000万讲闽南语的南音文化圈,是联系海内外同胞的重要纽带之一。

       近年来,对于“中国故事”的讲述,逐渐成为从国内到国外、官方到民间再到学术界的一个重要的艺术主题。通常我们会认为,讲述“中国故事”,话语权自当掌握在中国人手中,因为我们说着中国话,我们创造了中国的历史。但是,越来越多的中国文化爱好者,已从学习中国文化,走向了研究中国文化,进而讲述中国文化的层次。在国际音乐舞台上,亦出现了这样的现象:对于中国音乐的讲述与传播,已不再是中国作曲家近乎形单影只地“自说自话”了,许多外国作曲家也积极投身于用音乐讲述“中国故事”的队伍中来,他们的作品,虽然在音乐技法、音乐形式上,有着明显的“洋”范儿,但是他们对中国文化的深耕细作与多维阐释也是我们发展中国民族交响乐的创新力之一。当我们成为中国民族交响乐的驱动者和贡献者时,与全球的合作伙伴一起协同发展是必然之举。

       在选定文化切入点后,如何让其在新海丝的当代语境下焕发新的生命力?唯有“文艺创新”!具体到文艺创作,这个“新”不是简单的形式上的“刻意为新”,而是内容上的“思想之新”,是基于中华民族精神的“推陈出新”,更是对世界文化艺术成果吸收融合之后的“创造之新”。

      过去几十年,我们中国的交响乐作曲家大多扮演着西方文化的跟随者,对本民族的历史文化知之不详,或者知之甚少。忽然就让他们基于中华民族精神的“推陈出新”,的确是很难的。于是,我团从建立中国交响乐话语体系入手,设立创作实践基地,搭建演出平台,引导作曲家去创作这些“新”作品。交响乐创作很艰辛,周期也很长,传统文化必须经过转化,才能生成一种新的形态,这样才能跨出地域,让更多的中外观众欣赏,不深入的了解研究,很难触发作曲家的灵感,就更难出作品了。

       再者,建立基地很容易,难的是建起来之后做什么。为此,我团做了三件事:一是“常过来”,即长效机制,为此国交经常组织作曲家到基地采风,频繁的、深入的去挖掘创作元素;二是“抓作品”。这是核心,“南音交响”是国交这两年的创作重点,目前出了几部作品,明年还能再出几部,然后再精选、组合,最终打造一台真正能代表中国的“南音交响”,希望有机会把南音交响带到泉州,更走向世界去国际巡演,通过互联网传播到全球。三是“多反哺”。“南音交响”选择在厦门金砖文艺演出上首次亮相,一是恰好符合以“海洋文化”与闽南文化为主要灵感的音乐设计,二则是为了首先让闽南人民检验我们的作品,享受我们的成果,帮助我们打磨提高,精益求精。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国之交在于民相亲,民相亲在于心相通”,接下来,我们将以音乐为媒,以心交友,希望吸引更多对中国音乐文化感兴趣的外国作曲家来基地采风,希望与沿线国家对口机构密切协作,为扩大音乐交流搭建更多文化经贸合作平台,促进文化产业互鉴共进、合作共享,大力推进文化领域的务实合作,以开放分享的态度来探索和尝试,与各国政府、行业合作伙伴以及社会各界一起探索,真正做到一起创造更多的可能。

关峡团长在第三届海上丝绸之路国际艺术节论坛上发言

中央美术学院范迪安院长与关峡团长交流中

《长安门》在维也纳金色大厅进行欧洲首演前的最后排练



大型交响合唱作品《长安门》在维也纳金色大厅进行欧洲首演,大获成功。

网站地图版权声明

ICP备案:京ICP备13053540号

商演咨询热线:010-64209692